极速pk10

联系我们

易明心理网 西山工作室

西 山
电 话:13718992622
E-mail:jack2112@126.com
Q Q:66163793
账 号:6222370025261435
开户行:工行牡丹卡中心
户名:颜浩

易明心理咨询网 >> 理论探索 >> 说说与随笔 >> 意象·人格面具(4)控制者

意象·人格面具(4)控制者

时间:2019-07-21  点击:


——易经心理学互联网交流群微课第91次
主 讲:颜 浩(西山)
录音整理:清浅
2019.7.17

 
       咱们今天讲一讲“控制者”,也是作为一种人格面具的“控制者”。所谓控制者,顾名思义,当然是把一些事情、问题给控制住了,不让它爆发出来,然后呢,一切都OK。面上都过得去,实际情况也还过得去,一般来讲,控制者要达到的目标可能就是这样,叫表里都能够过得去,能够维持一种正常运作的状态。就生活而言,在安全和幸福之间取一个相对来说更靠近安全的一个中间点。但实际上控制者祂是有点魔性的,祂兼有一部分上帝的权威和一部分魔鬼的力量,正邪参半,是尤其需要小心的一个心理原型。这种心理原型固然有他重要的功能性,但是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走火入魔,就要出问题。
       我们首先描述一下正常的控制,就是在日常生活里或者在社会生活里,那种较为成功的控制,大概来说应该有三个层次。最基本的层次就是堵漏补缺,能够积极应对一些变化。通常需要控制者比较有魄力,敢于较真,要运用一些情感的力量,运用勇气和毅力去克服困难,去维护、保持生活的稳定和身心的平衡。所以这种情况下的控制者常常具有一种英雄气,或者英雄原型中的守护者经常所干的事情就是让人类的生活能够持续下去,稳定地、安全地发展下去。当然了,英雄们干的还不止这些,那些开拓者,那干的不是这个工作,是不一样的。
       刚才说的是第一个层次,叫堵漏补缺。第二个层次呢,作为一个控制者,是以拥有积极的、有作为的人生,作为他的这个目标的。他看上去静水深流、理智温和,必要的时候能够韬光养晦,但是出手则雷厉风行。内在的他是遵循自性的召唤的。他以平静和悦的态度,以智慧来排除问题,这就是古代的圣贤们经常所处的样子,比如说明朝的王阳明,就是这样一种层次上的控制者。他收拾谋反的宁王,平息边地的叛乱,都是举重若轻,釜底抽薪的手法。
       最高层次的控制者,其实是控制与非控制的合一,看似有与无之间,若有若无,基本上看上去是非控制的。这种情况,其实是与他的内在自性合一的,他可以自由自在、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他走在自己自然而然的道路上,这就是最高的层次。当然这个最高层次,其实是有赖于境遇的多元化和包容的。如果这个境遇、社会和时代,不是一个多元化的和包容的社会和时代的话,除非那些极少数的个体,比如说修仙求道的人。他们主动寻求一种边缘化的生活方式,就像陈抟,躲在一个山洞里睡觉,不管他三七二十一,睡就是了,这种情况可以说也算是最高层次了。但是一般来说,在社会生活领域里,没有人能达到这样一种境界,如果境遇不是那么多元化和包容的话。比如说民国时代,有一位著名的人物叫辜鸿铭,他总是反潮流而动啊。人家留辫子他剃发,人家都剃发了他却留辫子了。恰恰是民国的乱世,大家能够容得下他,假设他活到文革,那算算也应该有一百十几高龄了,仍然可能会被红卫兵打死。
       第二部分呢,我想说一说控制有哪些基本的形式,一般是两种。
       一种就叫硬控制,它的关键词就是“严禁、务必”诸如此类。这种硬控制,往往控制者是依据某种原则、和内心的决定,来针对境遇的变化所进行的主动的控制,他的控制目标主要是周围的人和事。比如说在社会领域里,儒家和法家的管理之道,现代社会的管理、法治等等,这都属于硬控制。
       与硬控制相对应的就是软控制,软控制的关键词是“注意、也许”。软控制往往依据现实条件、境遇变化,而被动地去进行一些控制。当然控制目标里面还会包括控制者自身,就是有的时候,必要的时候会让自己做出调整和适应。比较典型的软控制,比如说西汉早期用老庄风格的管理之道,黄老之学,休养生息,少折腾,皇室也比较节俭。通常来说,软控制会比硬控制更让人感到舒服一点,也更灵动一点,有更多的自由活动的空间。但是一般社会领域的控制,不会单纯是硬控制,或者单纯是软控制,常常是软硬兼施的,就是硬控制里边可能会带点软的成分,而软控制里边也会带有硬的细节等这种情况。
      那么,一般的控制会带来哪些结果呢?
      首先,一个成功的控制可能会带来控制者所想要拥有的那种稳定的生活,适当的变化。它的积极面是生老病死无意外,平安,高寿;但是它也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消极面,比如说可能平庸随大流,等等。
      其次,其实控制总是会导致一个反控制,就是控制者自身受到控制目标的反控制,因为采取控制而不自由。佛陀说过人生是苦的。我的感觉是,很大程度上是说因为控制而不自由的那种苦。我们可以举一些极端的例子。比如说三国时期蜀汉的诸葛亮,他有一篇《出师表》,里面有句话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所表达的就是那种愿意为了他的控制对象——蜀国的荣辱兴衰——而竭尽全力的主观意愿。他确实是很没有自由可言的了,困于职务,没有办法去寄情山水了。诸葛亮54岁的时候就病死在五丈原军营中。他一生中真正自由快乐的时候,也就是在南阳躬耕于陇亩的时候了。《隆中对》之前,经常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自由自在,随心所欲。自从被刘备邀请出山之后,其实也就失去了人生自由。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反控制的案例。然后还可以举一个近代的例子。比如说袁世凯称帝,这也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控制行为。他希望通过称帝,控制着所有的人,控制他周围的人,控制这个国家,于是他称帝,结果呢,失控,然后导致他成为历史上比较短命的一个皇帝,甚至就像一个笑话一样。
      第三,一般控制的第三个结果,其实是经常要面对失控的危机。控制本身是为了减少自发性的危机,但是控制也创造了新的危机,那就是失控。所以控制,尤其是不得不控制,强行的控制,常常吃力不讨好,反而会增加一堆的麻烦。但是没有控制呢,又不可以,又不行,可能一些事情不会如愿,然后生活也不会那么太平,所以控制又是不得不的,不得已而为之的。比如说古代的律法,假设说偷东西要砍手。那好,警察怠工怎么办?你抓住了小偷,送上了刑场,但是刽子手不听话,拒绝执行怎么办?所以你可能要用更高的酬金换人,请刽子手,或者是你对这个不听话的刽子手要惩罚,你对怠工的警察要加以惩罚,所以这带来一些新的麻烦,新的问题。再比如,经济运行开始衰退怎么办?于是为了控制经济的衰退,政府开始增发货币,增加信贷规模,扩大投资。结果有可能是导致通货膨胀,经济动力被稀释,然后新一轮的经济衰退在经济增长之后又要卷土重来。这也是同样的道理。
      在一般的尚算良好的,正常的控制之外,有些控制情况对控制者本身,可能是非常的不利的。比如说我们讲“控制者附体”现象,前面说到控制者这个原型本身是上帝的权威加魔鬼的力量,各抽取一些,然后组合起来,形成一个控制者原型。这个控制原型如果附体,也就是说深深地浸染到自我的人格体系里面称为主导,那么有可能就会出现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自我完全认同控制,就会产生病态的控制欲,要将一切都置于他的监视之下、规范之内,维持稳定成为压倒一切的任务。那我们可以观察到在有些家庭,那个严重缺乏安全感的母亲,生怕失去自己的孩子,生怕自己的孩子出现问题,于是就加以强行的、严厉的控制。这种严重缺乏安全感的控制,或者说病态的控制欲,它的另一面,可能是没有能力去应对新情况的挑战,于是就要将任何可能的新情况,扼杀于萌芽状态。这种控制是对那种生发之力量的控制,那么带来的只能是生活变得越来越僵化,越来越失去活力。
      第二种呢,自我想要借由控制来满足私欲,而卖身于控制者。这种情况,是本乎私欲而非公信的控制,其实也可以称之为流氓控制。它无法无天,随意监控,迫害异己,容不下创新和变革。有法也不依,就是有规定有法则,说了也不算,毫无信义可言。对控制对象,可能会加以欺骗、蛊惑、洗脑、暴力威胁,限制控制对象获得信息的各种渠道。这种控制是尤其糟糕的、恶性的控制,是更多体现魔鬼一面的控制。
      第三种控制,就是自我是不完全认同控制,但是又不得不依赖控制,自我会有挣扎,这样一种控制者附体现象。这种现象呢,它会出现前后不一致,言行不一致,自相矛盾,时松时紧,让人无所适从。有的时候,控制对象感觉到是舒服的,有的时候让控制对象感觉到很不舒服,所以它具有一定的破坏性。这种现象我们可以从一些极权主义者身上去发现。他们可能最初的时候是追求真理的理想主义者,然后得到权力以后,慢慢地就被权力腐蚀,在被权力腐蚀的过程中,他自我挣扎,直到泯灭良心、良知,沦为流氓、独裁者。典型的例子,比如说前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他最初的时候参加社会复兴党,为了伊拉克的独立自由确实也做出了贡献。当他掌握权力以后,就开始排除异己,杀戮同僚,对国家进行强控制、硬控制,直到最后,他完全失控,被美国颠覆掉。
      最后我们说一说对这个控制者的治疗。控制者附体,因为因控制而获益,于是当他自我处于挣扎阶段,也就是说自我还没有完全认同控制者的时候,还想保持自己独立的时候,是有机会得到治疗的。越早期他的治疗意愿可能越强,但是越往后,他的治疗意愿越弱,也就越难治疗。最终只能完全被控制者附体,失去治疗的机会,走向失控、崩溃,那是他最终的结局。这相当于说一个病人在神经症阶段是比较合作,比较好治疗的,但是到了人格变异阶段就不那么合作了,就不太好治疗了,一样的道理。
      我想从心理的角度来看人和看社会,它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是相通的。
      今天我们就聊到这儿吧,各位晚安。
 
 
关注公众号,请扫二维码:

 

咨询规则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4-2007 易明心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 13718992622 支付宝:westenhill@126.com 微信公众号:www-dossite.com
账号:中国工商银行牡丹卡中心 6222 3700 2526 1435(颜浩) Email:jack2112@126.com
基本账户:中国民生银行北京昌平支行 693412269 户名:北京医易艺信息咨询中心
备案许可证:京ICP备号07006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