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pk10

联系我们

易明心理网 西山工作室

西 山
电 话:13718992622
E-mail:jack2112@126.com
Q Q:66163793
账 号:6222370025261435
开户行:工行牡丹卡中心
户名:颜浩

易明心理咨询网 >> 理论探索 >> 说说与随笔 >> 法国电影《双面情人》述评

法国电影《双面情人》述评

时间:2019-08-30  点击:
 
    法国电影《双面情人 L'amant double》是著名导演弗朗索瓦•奥桑( )执导的一部带有惊悚色彩的情感伦理大片。影片讲述了一位漂泊在巴黎的年轻女士克洛伊•弗尔丹与一对双胞胎心理医生保罗和路易的爱恨纠葛。克洛伊的身心困扰,心理医生未经整理的个人情结,纠缠交织,衍生出一段孽缘,令人唏嘘感叹。如果读者还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不妨找找片源先看一遍再来阅读本文,以免有被剧透的遗憾。
我还是打算先复述故事,再加以点评。
 
    青春美丽的克洛伊•弗尔丹在理发,一头飘逸的长发被剪短,暗示她想要告别过去,开始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因为长期的腹痛,她请求医生给她做身体的检查,包括阴道和子宫。她对医生说,肚子越来越痛了,但是医生却查不出什么原因,认为可能是心理问题。医生向她推荐了一位名叫保罗•梅耶的心理医生。
    克洛伊按响了保罗•梅耶诊所的门铃。在接待室她抠了一点绿植的土壤发现是湿润的。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咨询访谈。心理医生保罗上身穿一件米色毛衣,下身是淡咖啡色休闲裤,给人温和而略带孤独感的印象。他的眼神很温暖。他任由克洛伊主导开始谈话,整个过程一直是沉默以对,就像一个宽广而深厚的容器,倾听克洛伊的表述。克洛伊也在这个容器里面倾听自己的回声。她开始发现自己。她25岁,独生女,独居,只不过有一只叫米洛的猫陪伴着她。谈过一些印象不深的恋爱……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少了一点什么,经常感到肚子疼,有时候还会无缘无故的哭泣。她的抑郁气质,美丽的形貌,深深地打动了心理医生保罗。咨询结束,克洛伊迈着一种轻松的步伐离开了保罗的诊所,就好像她沉重的行李终于找到了寄存的地方一样。
    第二次咨询的展开,对保罗来说很具有挑战性。克洛伊向保罗陈述了自己的梦境:“我梦见了你,这算是好兆头吗?梦里边我怀孕了,是谁的我不知道,可是我很难受,非常的难受,肚子不停的胀大我好怕会爆炸。我躺在这边妇科手术台上,你手里拿着铁制的器具,好像酷刑的工具。我让你小心别弄疼我,但是你没有回应我,只顾扒开我的两条腿,看着我的阴部。你好像想要性侵我,我想合上腿……你说这个梦是不是很荒谬?”保罗依然沉静以对。于是克洛伊谈起了自己的往事,原生家庭情况。她小的时候就渴望吸引到大人,妈妈的男朋友,感受他们的眼光在我身上滑行。“可是我不喜欢他们碰我,我害羞,放不开。……我经常幻想我有一个姐妹,孪生的姐妹,一个可以保护我的分身。我七岁的时候,妈妈告诉我说我是一个意外,某一个一夜情的男人,她完全不记得究竟是谁。”克洛伊说,“他要不就是给了她钱,把她当成妓女;要不就是强行的占有了她。我是外公外婆养育长大的。我妈妈很美,但她没时间管我。她无拘无束,又很聪明。我们之间的亲情很淡漠,我经常会幻想我妈妈死了,但是又会想到躺在棺材里的其实是我。……我觉得我永远逃不出我妈妈监视的眼睛——现在都没有办法去看望她。我的心思逃不过她的眼睛。在梦里,她看我的眼神好严厉,对我品头论足。她害我很痛,我觉得她不爱我,害我很痛……”保罗问:哪里痛?“肚子。”克洛伊在这里笑了,说:“难得你又说了一句话。”但保罗一直温柔地凝视着克洛伊,这种目光令克洛伊心潮澎湃,她说:“你这样看着我,让我觉得我存在。”离开诊所的时候,克洛伊的脚步矫健,她感觉到了自信和力量。
    不久她就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个博物馆当看守。这是一个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品充满了梦幻变化和新奇的元素,当克洛伊坐在两幅作品之间的时候,她自己也仿佛成为一件作品。
    随后的某一次咨询中,她对保罗说起了自己的新工作,在博物馆当警卫,觉得很好玩儿。保罗问:好玩儿?克洛伊说,自己处于监视者位置,很怪,何况还是在博物馆,不是监狱。她说:“这一切都要感谢你,你让我有了信心。这个星期肚子都不疼了,我反而害怕自己痊愈的太快。”保罗问,为什么?克洛伊说,“我想继续保持脆弱痛苦下去,而你却总是那么强壮。”言下之意是希望依然处于医患关系中,不舍得分离。两人四目相对情愫顿起。
    又是一次例行的咨询,保罗问:“你今天有话对我说吗?”克洛伊说:“我今天很好,很开心。”保罗向克洛伊坦陈:“我对你产生了情感,我无法再继续治疗你了,我给你转介一位更优秀的心理医生吧,是很棒的。”克洛伊非常失落地说:“不,我不要!”保罗说,可是你还需要继续治疗,会有好处。你觉得你已经被治好了吗?”克洛伊说:“你就是我的良药。”当他们伸手握别的时候,保罗执住了克洛伊的手不舍得放开。仿佛受到暗示或鼓励,克洛伊的眼神挑战似地看着保罗深情的眼睛,他们逐渐靠近,克洛伊试图吻保罗。保罗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克洛伊说,你觉得我是闹着玩吗?
    他们深情地拥吻。接下来事情顺理成章的发生了。保罗和克洛伊搬到了一起住。工人搬运纸盒和家具的时候,克洛伊提着装着爱猫米洛的笼子走向新家。她在楼下遇见了邻居,这位邻居也是一个爱猫的老年女士,她们相互交谈。女邻居告诉克洛伊自己的猫去世了,克洛伊随口说,你可以再养一只啊,邻居愕然,就不再继续跟她交谈,告别离去。
    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克洛伊发现在保罗的私人物品里有一本旧护照,上面的姓氏叫德洛尔。她感到困惑。保罗下班以后向她解释,他改用了母亲的姓梅耶,并对克洛伊翻看他的私人物品感到不满。克洛伊感觉到有些事情保罗不愿意跟他分享。第一个同居的夜晚,他俩在床上热情的做V爱,米洛在旁边看着,保罗感到不便,希望克洛伊把猫关到房门外。第二天早上起床迟了,克洛伊说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但保罗急于上班并不想倾听,而是开玩笑说这是正常的,尤其是跟一个陌生人过第一夜。看来爱容易,相处并不容易。保罗的角色完全变了,不再是心理医生,克洛伊却在某种程度上持续着原来的自己。
    夜里没有休息好,克洛伊上班有点疲惫和恍惚。她下班的时候坐公交经过巴黎16区一个地方,看到保罗和一位女士在某幢建筑门前说话,这让她非常的惊讶。当他晚餐的时候问起,保罗宣称自己整天都在医院诊所。克洛伊说我:“我从博物馆回家,在16区看到你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你不要骗我!”保罗说, “你看错人了,那不是我,是一个跟我很像的人。”克洛伊很生气的说,“我确定就是你!”他们俩有了第一次争吵。保罗劝她去见他推荐的女心理医生继续心理治疗。保罗和克洛伊的生活出现了一些不合拍,保罗经常要加班晚归。
    克洛伊决心探究这个秘密。再一次下班的时候,他中途停车,在16区下车,他发现他看到“保罗”的地方有一个叫路易•德洛尔的心理医生的诊所。德洛尔不是保罗的父姓吗?于是克洛伊决定不去看女医生,而是打电话联系路易•德洛尔准备约诊。回应很快就来了,他们约定了第二天下午见面。
    在德洛尔的诊所,她发现洋兰花土干燥,花瓣已经干了。有些人养花会忘记浇水,死了就再买一盆。打开内室门的一瞬间她惊呆了,这个心理医生跟保罗长的一模一样。开始进入访谈的时候,克洛伊就领教了路易的傲慢和攻击性,他看上去是一位拿捏人性的高手,他身穿笔挺的名牌灰色西装,眼神犀利冷酷,充满了审视。他的咨询室的设施都是一些不锈钢家具,透着一种硬感和冷感,跟保罗的风格完全不同。克洛伊说,“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保罗梅耶。”路易说,“那不奇怪,他是我兄弟,我们是双胞胎。虽然我们一起求学受训,但治疗方法很不一样,你应该不是他转介来的吧?”克洛伊说不是的,是我姐推荐我来的。“你姐我见过他吗?”“没有,当然没有,我叫伊娃,25岁,母亲去世了,跟一个我爱的男人同居。她爱我,但是跟他在一起我有时候觉得好孤独,好像少了什么。”路易问,“你会跟你的男朋友做V爱吗?”这样向刚见面的来访者发问,不免显得直接和粗鲁。激起了克洛伊的反抗:“会,我说了这么多,不确定你能帮得了我。”路易傲慢地回敬:“只要你不骗我,照我说的做,我就能帮你。”克洛伊争辩:“我没有骗你!”路易揭穿她:“你没有姐姐,你妈妈也没死,你是为了诱惑而欺骗,这是美女的惯用手法,尤其是性冷感的美女!”期间路易居然起身接了一个电话,就对克洛伊下了逐客令。时间没到,克洛伊生气地离开,他却依然要150欧元诊费(在巴黎,心理治疗时价一般在80~120欧元之间,路易索要的价位是吸血大师价了。)并说“下周再来研究你这个女人,一个小傻叉”。
    遭此打击,克洛伊感到的委屈,痛苦,想跟保罗倾诉,但是却也不愿意说出实情,只是抱怨保罗没有把她介绍给他的家庭和家人,保罗说父母在美国定居,不方便,却依然没有向她提起自己有一个兄弟。克洛伊追问保罗,“你跟我说实话,当初见面的时候是怎么想的?”保罗说:“当时我想,千万别爱上你。”在他职业生涯里,这是头一次,爱上自己的病人。
    临睡前,克洛伊试探着说,“我的童年很不快乐,你呢?”保罗说他的童年很快乐。克洛伊说自己一直觉得孤独,希望有个姐妹陪伴,最好是孪生的。她转向保罗,“或许你有?”但是保罗把话题扯开了,他不想在这个地方深入下去。他只是提起了自己的失败的父亲,解释了自己为什么改母姓的理由。保罗为什么如此拒绝他的哥哥?克洛伊感到奇怪。显然在这里有他未修通的情结。
    邻居是一位好心的,但是也有点好奇探究,轻微侵略性的老女人。她托了一只亲手做好的蛋糕来拜访克洛伊。为了迁就保罗对猫的感受,克洛伊委托邻居在他们上班后照看一下米洛,邻居欣然答应。等邻居告辞后,他把邻居留下的蛋糕倒进了垃圾桶里。她不喜欢邻居把她当女儿移情的心态。
    克洛伊本来并不想再继续去看路易,但是当约定的时间来临的时候,一种莫名的冲动又驱使她再次去摁响了路易的门铃。一番激烈对话之后,路易声称看诊时间的长短由他决定,下周一同一时间再来,他再次驱逐克洛伊。临出门前,克洛伊挑战似地吻了一下路易,后者冷漠地说:150欧元。
    晚上当保罗询问咨询情况的时候,克洛伊不得不躲闪撒谎,声称心理医生承诺可以治好自己。保罗疑惑地说,这不像她的风格。上床做V爱的时候,克洛伊恍惚觉得路易来到了房间里,他和保罗彼此亲吻,然后共同占有了她。随后她自己也分成了两个人,与兄弟俩分别做V爱。
    克洛伊第三次来到了路易的诊所,路易直接请她上床。他打开一扇移门,原来诊室的隔壁就是卧床。他命令她:“过来!”克洛伊说,“不要。”“你想要什么?”“真相。”路易开始强行挑逗克洛伊。在半推半就中,克洛伊快要沦陷了,路易却停下来对她说,“下次你非要到高潮不可!”克洛伊被扔在床上,悻悻然起来整衣离去。
    她带着阴郁、冒险、挑战和渴望的心情迎来了下一次,他们在床上疯狂地交欢。与其说交欢,更像是较量和搏斗。酣战毕,克洛伊立刻就穿衣欲去。路易不舍,“这么快就要走?”“我得去上班。”“喜欢刚刚的诊疗吗?”“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我。”克洛伊垂首,脸红,既感到羞辱,又夹杂一种彻底豁出去的快感。路易粗鄙地说,“从没有人这样操过你,可是你却幻想被这样操。”克洛伊回避他刺人的话(认账,自尊乏力),把注意力转移到沙发上的一只名贵的猫。“这是你的猫?”“是的。”“我也有一只猫,但我男朋友不喜欢。”“也许他是想当家里唯一的雄性。”“你这只是母的吗?”“不,是公的,在玳瑁猫里非常罕见,你没听说过?”路易在这方面是真正的专家。他告诉她,“这种毛色只有4%是公的,性染色体三倍体,它是一种特异生物,怪物。母猫受精双胞胎在子宫里合并成同一个生物体,一只猫却带有两个双胞胎的遗传染色体,xxy。事实上,就是双胞胎中强势的那一只吸收吞噬了弱势的那只。人类也有,有些成人在自己身上发现孪生兄弟或姐妹的胚胎,这种人就是同类相食的双胞胎。”克洛伊轻松释然而晕头转向地离开了路易的诊所。
    下班后她去邻居家看米洛,邻居向她抱歉,说米洛逃跑了,但邻居为它保留了落地窗,希望米洛随时能回来。在邻居的女儿的房间里克洛伊看到了一只猫的标本。是她女儿的猫,这个房间也是她女儿的,但她女儿患精神疾病住在一个疗养机构里20多年了。
    当晚,保罗带克洛伊去参加心理同行的聚会。克洛伊在聚会中去询问那些咨询师关于双胞胎心理方面的问题,以及关于保罗和路易的一些情况。有知情者向她透露了一些细节。有关双胞胎的案例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她只是听到了一些天方夜谭而已。不知不觉地她喝多了,在盥洗室照镜子的时候她就在恍惚中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她想象中的孪生姐妹。在聚会中她不认识保罗希望她去看的那位女性心理医生,令保罗困惑。克洛伊不得不装作大醉催促保罗带自己回家。在回去的路上,她腹痛难忍,恶心,要求保罗停车,然后下车呕吐,恍惚中她看到林子里路易正向她走来,她狂奔逃跑,但“路易”紧追不舍,最后她摔倒在地上。保罗下车把他扶起来抱在怀里。他问保罗,“我是不是得了歇斯底里症?”保罗心疼的抱起她说:“我们回家!”
    有些事情因为情感的复杂而具有惯性,克洛伊依然去路易的诊所幽会。某一次诊疗中,他们裸体相拥,路易问克洛伊,“你是不更爱他,你的男朋友?我们两个谁比较有魅力?”克洛伊说,“我不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就会想他,跟他在一起就会想你。”
    夜晚当保罗想要跟克洛伊做V爱的时候,克洛伊拒绝了,说肚子疼,例假来了。但是当他去路易的诊所的时候,路易却完全不顾她来例假,强奸了她。她愤怒,激烈地搏斗,愤怒的离开,在强烈的被毁坏和毁坏的关系中,克洛伊体验到一种快感。路易也愤怒爆发了,他说,“我早就知道你跟我弟弟在一起了!我就是要看你不打草稿地撒谎!我就是要跟你发生关系!我无法忍受更爱保罗这一点!”他说出了他对保罗的愤怒,保罗一直想要忽视他的存在。他对克洛伊说,“你应该告诉他真相,他会懂的!”他要利用克洛伊报复保罗。
    但是克洛伊无法告知保罗真相,她卡在自己的情结和内心秘密里了。当保罗问起她和心理医生的互动情况,她含糊地说:“可能我太想她反而恨她,我明明该想你才对。”保罗误以为在克洛伊和女心理医生之间出现了移情转化的现象,鼓励她该继续下去,会有收获的。保罗仍然被蒙在鼓里。
    克洛伊没有履约去路易的诊所,路易给克洛伊打电话,一番恳求,第二天克洛伊还是去了路易的诊所。他们再一次裸体相拥,路易告诉克洛伊,“我是他哥,我比他早出生一刻钟,头先出来,保罗是脚先出来,害得妈妈痛得要命,流了好多血。我的体重超过2.4公斤,他却不到2公斤,我在子宫里就已经是主导,是右撇子,他是左撇子。我们的头发转向不同。她的左眼比较弱,我是右眼比较弱。我们是一对孪生镜子。有些原始部落甚至会杀掉双胞胎的老二,因为他比较弱,存活机会比较低。”此时,克洛伊却流下了眼泪,恍惚看到一对小男孩儿在相互的搏杀,并竞争着爱她。
    保罗对克洛伊很宠爱,甚至愿意让克洛伊绑定一个假阳具跟他肛交。克洛伊在两个男人之间徘徊,情感上倾向于保罗,而心理上难以摆脱路易。她的腹痛反复发作,子宫在膨胀,她觉得自己怀孕了。
某次诊疗,他再次跟路易在一起的时候,路易嘲弄她,“这到底是谁的孩子?可怜的克洛伊,你不知所措,你不知道小孩是我的还是他的。反正我跟你保证,我们两个的基因一模一样。”克洛伊深知在路易这里永远得不到应有的尊严。当路易试图再次占有她的时候,她愤怒地推开了他,严厉地说:“你有什么秘密,我现在就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对他做了什么,让他彻底将你从生命中删除?!拜托你告诉我,我怀孕了!”路易意味深长地说,“你的秘密就是他的秘密。”他可能洞察了克洛伊的症结,但却加以利用。克洛伊反唇相讥:“搞不好是你自己对他痴迷、嫉妒吧!”路易勃然大怒:“我两秒钟内就可以打爆你的脸!”克洛伊紧追:“你恨保罗,因为他才是双胞胎里强势的那个,他肛交你,无视你!”路易暴怒,粗暴的殴打克洛伊,克洛伊反抗,衣衫凌乱地夺门而逃。
    克洛伊带在“身孕”到商场浏览婴儿用品,准备迎接小生命的来临。生活似乎回归了平静,保罗在沙发上看书,克洛伊在厨房做菜。但路易却打来电话,希望和她再次见面。克洛伊拒绝。路易说,“我喜欢跟你做V爱,你怀的是我的种,确认一下日期就知道了。”保罗问谁打来的电话?克洛伊撒谎掩饰。
    在克洛伊生日那天,她欣喜而意外地发现保罗来到了博物馆接她下班。展馆里边展出的是一些奇形怪状的血淋淋的无头肢体。下班以后他们来到餐馆,保罗拿出一个戒指向她求婚,打开的时候看到是一个猫脸的戒指,克洛伊说想到了米洛,她感激地亲吻保罗,结果意识道对面根本不是保罗,而是路易,他声称要开始一个新的疗程来治好克洛伊。克洛伊忍无可忍,毫不客气地把酒泼到他的脸上,起身离去。路易情急之下抓住克洛伊的手,说出了他的秘密。原来保罗高中有一个女同学叫桑德拉,是他们兄弟反目的关键人物。
    夜晚,保罗给克洛伊过生日,送给她一枚真正的婚戒。但克洛伊放不下桑德拉这个梗,她开始编造一个故事,说在下班的路上碰到了老同学,名叫桑德拉……此时电话打断了他们的交谈,保罗听完电话告诉她,从明天开始,他要去外地开三天研讨会。克洛伊暗暗决定定利用这三天的时间,去寻访桑德拉。他从保罗的私人资料中找到了一些剪报和信息,还发现保罗藏有一把手枪。她联系了桑德拉的母亲,声称自己是桑德拉的朋友。
    克洛伊来到了保罗家乡的城市,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神情痴呆的桑德拉。从桑德拉母亲口中得知,路易假扮保罗诱奸了保罗的女友桑德拉,使得桑德拉精神失常,保罗也抛弃了桑德拉,并断绝了跟哥哥的联系。在她的故事里女儿桑德拉是滴酒不沾洁身自爱的好姑娘,而保罗兄弟灌醉了他,所以才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儿。完全是那对孪生兄弟的错。保罗知道他哥哥干了坏事以后恨死了他哥,对他哥哥暴力相向,但是也拒绝来看桑德拉。他试图举枪自尽。桑德拉失去了生活的自理的能力,坐在轮椅上,在母亲的保护下生活生活,头脑时好时坏。克洛伊来时,她恰好头脑不好了,母亲还责备她没礼貌。克洛伊恍然看到了自己躺在病床上。母亲待人接物很有规矩礼貌,坚持要招待克洛伊喝茶。克洛伊勉强应承。这位母亲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女人,也许可以换个角度看看,桑德拉是怎么成长起来的?
    在交谈的过程中,桑德拉的母亲很快认为克洛伊也是对孪生兄弟感兴趣的人,她问,“你也是他们兄弟的受害者吗?”她接着就开始批评克洛伊下贱,指责克洛伊道德有问题,是个烂货,小贱比,克洛伊落荒而逃。
    克洛伊觉得自己被跟踪了。她收到了一个快递,是路易送她戒指的那只礼盒,打开发现里边是一颗小小的跳动的心脏!路易给她留言:我付出了我的心,我的猫咪也付出了它的心。这种变态的做法,让克洛伊惊慌万分。她非常的害怕,看到楼下一辆汽车停在窗下街边,觉得可能是路易。她惊慌地冲出家门,去敲开女邻居家门,说保罗不在自己独居感到害怕,邻居欣然接纳,脸上浮现诡异的笑容。她安排克洛伊睡女儿的床,穿女儿的睡衣,将她置于自己的保护下。夜晚,克洛伊昏梦颠倒,错乱了现实、梦境和想象。偶然醒来,看到标本猫空洞的眼神,十分恐惧。
    早晨,她恍惚中感觉到邻居叫醒她,保罗来接她,手里抱着米洛,告诉她在楼下找回了米洛。他们一起回到家中,保罗向她忏悔说应该告诉她真相的。她说她不得不自己去寻找真相,她见到了桑德拉。保罗告诉她,当年桑德拉是为了路易而接近自己的,她怀有占有双胞胎兄弟的性幻想,对后果她自己也要负责任。他已经不爱桑德拉,并痛恨路易。他希望永远不要提起这两个名字。保罗的话让克洛伊觉得自己也是罪孽的,保罗口中的桑德拉就像路易口中的自己,也是桑德拉母亲所认为的那种人,对双胞胎怀有性幻想的,不洁的女人。她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但又怀疑自己真的是这样的人。
    她再次在恍惚中发现自己醒来,邻居手捧蛋糕等在床边,说这是她女儿最喜欢的吃的蛋糕。她惊慌起床告辞,邻居一脸失落。回到家里淋浴的时候,保罗打来电话责问她为何欺骗他,因为在研讨会他遇见那位女心理医生,声称没有收过叫克洛伊的病人。保罗进一步逼问她是不是在外面乱搞偷吃,孩子究竟是谁的?!克洛伊切断电话,穿好衣服,拿了保罗的手枪去找路易。路易喜悦她的到来,但被她推开。她发现路易的猫活得好好的,路易解释说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心给了她,就像是个玩笑。克洛伊告诉路易,她去见了桑德拉和她母亲,看到了路易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毁灭和破坏。但路易说出另一个版本:桑德拉很漂亮但歇斯底里,她欺骗保罗说路易性侵了她,因为她怀了路易的孩子没法交待。他说,“我看到今天的你,就好像看到当年的她,一样贪吃的嘴脸。”他伸手捏克洛伊的嘴巴,被克洛伊打开,怒斥:“你这个怪物!”路易说,真可惜,没有怪物,只有人类。克洛伊举枪指向路易,路易说,你确定我是路易不是保罗吗?他敲敲隔壁的门,移门打开,出现了身穿一模一样衣服的保罗,或者路易。克洛伊无法分辨。“保罗”说,我哥哥全都告诉我了。你就是像桑德拉一样的女人。不如放下枪,让我们兄弟两个一起跟你玩玩吧。克洛伊令他们闭嘴,问谁是保罗,两人都自称保罗。克洛伊将枪口对准自己说,“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就像对待桑德拉那样对待我?”兄弟俩说:“无所谓保罗路易,你也是双胞胎。你已经怀了我们的骨肉,你选择我们中的一个,就会失去另一个。”克洛伊开枪击碎一面镜子,镜子里的“路易”胸口中枪倒下,“保罗”抱着“路易”,惊讶而悲伤地看着她。克洛伊觉得腹部大动,疼痛难忍,她倒下,腹部皮肤被一只小手从内部撕开,血淋淋地。
    克洛伊被送进了医院急救室。(此处回到现实。)
    保罗接到女邻居的消息从研讨会中赶回来,并通知克洛伊的母亲从家乡驱车来到巴黎。保罗对克洛伊的母亲说,“我真的很自责,我不想正视问题,自以为爱她就足以保护她,可以帮她活下去。”克洛伊母亲说,“从来没有人因为爱而得救。”医生从克洛伊的腹中取出了寄生胎——她的孪生姐妹,一个不到一公斤的囊包,实际不到15公分长。医生认为她的心理状态跟这个寄生胎有关。她并没有怀孕,而是带着孪生姐妹的胚胎,当然会造成她的情绪震荡,心志不顺。克洛伊母亲恍然大悟,原来当初自己怀了双胞胎。他们接克洛伊出院。克洛伊与母亲临别拥抱,修复了母女情感。
    回到家中,保罗和克洛伊仿佛久别重逢,他们热烈地做V爱(难道不需要好好休养个把月?),这是属于他们的夜晚,爱的夜晚,也是回到家庭的米洛的夜晚。克洛伊在热烈的性爱中偶然抬头看窗外夜空——窗外夜空中,漂泊着克洛伊想象中的那个双胞胎姐妹桑德拉,她眼神冰冷地看着这一幕,出手击碎了窗户的玻璃。
 
    故事讲完,我点评一下。
    克洛伊身体的问题解决了,相应心理的问题不会立刻消解。精神分裂的创伤包被打开,接下来的治疗任务是迎接被分裂的部分心理内容“桑德拉”的回归——而手术恰恰强化了分离和抛弃——在灵性的层面上,桑德拉满怀悲愤和恨意,想要索回本应属于自己的人生!之前的克洛伊的腹痛,是桑德拉要被看到,不愿被无视和掩盖。保罗兄弟以自身情结吸引并呈现克洛伊问题所在,令桑德拉终被看见(现实层面的桑德拉被克洛伊探访到,呼应了精神层面的“桑德拉”被看见。),然而桑德拉被看见的结果却是其载体被摘除,这肯定不是这个灵魂所期待的结果。但是,难道不应被摘除吗?现实生活的逻辑并不完全与灵性生活一致,很多时候,现实生活遵循的是意识的逻辑,需要清晰的区分和个体的独立,而灵性生活却更重视合一和整体的体验。表现在人际,现实生活重在发现界限和彼此尊重,灵性生活重在建立和维护关系保持联系。灵性生活涵盖了精神和心理,其中包含了对现实问题的领悟和处置,灵性生活就是心灵活动的总和。桑德拉在夜空漂泊,她击碎玻璃的力量中饱含怨恨。与之对应,保罗也仍然不会原谅路易。路易,现实中的恶行阻碍了灵性生活中的回归之路。人们将分离和分裂加以锚定的行为几乎总是恶,魔鬼的业障,万劫不复。在保罗的治愈之路上,现实的路易恐怕会被抛弃,保罗将可能与精神的路易握手——如果他决定治疗自己的话。现实的路易,就像现实中的寄生胎桑德拉被丢进医院的垃圾桶一样,远离保罗和克洛伊的生活。
    这是他自己的行为造成的。他完全不顾心理治疗的伦理规则,放纵自己的情结诉求,肆无忌惮地剥削来访者(我不相信他宣称的特殊疗法,拉康派最怪癖的医生也不会这么干)。克洛伊在最后的梦境中也做了坚定的选择,击毙他。梦的情境是灵性生活的情境,不是现实的。现实中我们可以推测路易很可能依然道貌岸然地做着心理医生,也不乏一些成功案例的支持,但即使受伤的克洛伊放过他不追究,他也许在下一个“克洛伊”的案例中身败名裂,最终被自己未曾处理的情结吞噬掉。但愿他有机会幡然悔悟,洗心革面。人的正向发展,常常要回到最痛处开始。路易和保罗都曾是懵懂少年,都有过梦幻青春,桑德拉是他们的分水岭,但裂痕恐怕很早就为他们准备好了,并在一连串的遭遇中强化,其中包括所谓的“失败的父亲”。影片提供的证据有限,因为重点不在这里。
    保罗一直回避自己的“桑德拉”情结,所以在治疗克洛伊的时候陷入反移情困境。但他的素质涵养及内心善意保证他诚实地对待这份情感——他没有能力超越,于是就选择了接受和投入,同时终止了对克洛伊的治疗,转而与她共同生活。他当然知道克洛伊对他的爱属于移情,但移情难道不是真情?这个地方可能会在业界产生争议,没有经历过移情反移情纠葛的心理治疗师们很容易轻松地说三道四品头论足,就像克洛伊的母亲那样。从来看人挑担不吃力。我认为保罗的决定在他的心理逻辑之中,虽然作为同行我们或许会劝说他先去见见督导,至少在跟克洛伊发展关系的同时见见督导。影片没有就此展开,这不是导演该关心的问题。 我们也必须承认,爱具有疗愈的作用。一个善良的咨询师在面对困难个案的时候也需要警觉自己可能会幻想通过爱个案(包括共同生活)来治愈个案,或者认同个案渴求被爱的投射而有所行动(犹豫不决和暧昧的举止)。保罗在现实生活中无意识地在用爱来疗愈克洛伊,这种力量一直在克洛伊内心世界与来自路易的诱惑及自己的欲望角逐,并在克洛伊深层情感的支持下最终胜出。但在早年对待桑德拉的情感中,少年意气的他自恋占了上风,错失了让破碎的情感安全着陆的机会——他一直没能好好清理这部分。这恰恰说明,咨询师或心理医生的自我成长十分重要,光有善意和爱心是不够的。离开心理医生角色进入情人角色之后的保罗,很象一个毛糙的沉迷于工作的普通男人,失去了对克洛伊的共情和容纳能力,甚至对克洛伊的出轨浑然不觉,可见他的自恋障碍一斑。好在最终他有所觉醒,诚实地认领自己的问题,并依然热爱克洛伊,不再重复当年对待桑德拉的行为。于他而言,不失为一种成长和修复。
    可能限于编剧能力或电影的篇幅,导演对克洛伊和母亲的修复处理得比较草率,但还算在情理之中,也是最佳时机。影片中有三对问题母女,除了克洛伊和她母亲外,桑德拉和她母亲、女邻居和她女儿,都是有问题的。桑德拉永远留在母亲身边,女邻居永远失去女儿,而克洛伊一直逃避母亲。桑德拉在母亲的投射下认同自己为纯洁的受害者,坐上轮椅度过一生;女邻居将克洛伊(包括先前搬走的女士)移情为女儿,试图成为她重要的照顾者保护者。前者成功了,徒有善的外表却实际恶;后者失败了,虽然动机不纯却成就了善。真是祸福难料,好不吊诡!凡事皆有分寸,用力过猛,适得其反。
    克洛伊,美丽而倔强,率真而糊涂,善良又性感,是个天然无雕饰的、心思单纯的美人,有欲望能出轨,但又害羞内敛,既无脑又坚定,这也难怪静水深流般的保罗会无声无息地爱上她,她就像保罗淳朴而又有缺陷的灵魂一样。她差点认同桑德拉母亲投射给她的、路易强加给她的“喜欢跟双胞胎玩性乱的贱女人”标签,但最终她抗住了,她意识到自己只爱和真爱保罗,开枪击毙了镜子里的路易——这里是意象哦,而路易的死,迎来了桑德拉的生。经历现实中的路易的伤害及终止这种伤害,她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桑德拉,这个代价未免大了,但毕竟为她带来了关键性的生命转折。我们也可以说,由于保罗无力彻底疗愈克洛伊,克洛伊的无意识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险的道路尝试疗愈自己并疗愈所爱的保罗,仅仅是因为在最初的治疗关系中,保罗用爱慕的眼神接纳了克洛伊并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这也是桑德拉渴求的)。克洛伊回报给保罗的,是无比坚定的爱,即使出轨于路易,也未尝动摇过。保罗所给予克洛伊的,是克洛伊认为母亲从未给予过的——母爱的抱持。克洛伊还可能不移情吗?!但是,保罗的反移情却是基于自恋创伤的,他从腹痛的克洛伊身上感受到进而发现了自己的阿尼玛——她起源于腹痛的临产的母亲!当年,保罗是脚先出来的寤生幼儿,极大地导致了母亲的痛苦。无意识里,他可能归罪于自己,寻求着补偿的机会。克洛伊给了他机会。
    影片较为重视的议题是双胞胎之间的竞争和倾轧,但在我看来,这个议题根植于母婴关系。充沛的母爱也许会削弱这个议题。要探究保罗和路易的最初裂痕,影片所提供的资料尚嫌不足,这可能是编剧上的硬伤。但编导也无需为了专业上的无可挑剔而把影片做成科普片,冲淡娱乐刺激成分。实际上,它是一部耸人听闻的商业片,我很难相信法国的同行中会有路易那样烂的,在这里,心理治疗并非尚在摸索中的新兴行业。而中国则不然,我就在保罗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西山,写于2019年8月29日。

咨询规则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4-2007 易明心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 13718992622 支付宝:westenhill@126.com 微信公众号:www-dossite.com
账号:中国工商银行牡丹卡中心 6222 3700 2526 1435(颜浩) Email:jack2112@126.com
基本账户:中国民生银行北京昌平支行 693412269 户名:北京医易艺信息咨询中心
备案许可证:京ICP备号07006174